千日日

我是流泪千千头,我不更文,只是流泪

【戴亚】双目失明的戴安娜和笨手笨脚的女仆亚可

--(亚可这边)
也许亚可已经开始后悔了。
什么叫“被遗弃在英国伦敦被一个小孩子捡回去”的设定啊。这个魔法世家就连让亚可妄想一下少女漫画与主人谈恋爱的禁忌恋的妄想都不会有。毕竟现任家主是老头子,而且下一任是个女孩子,虽然传言说那个戴安娜大小姐很漂亮,但这并不意味着亚可会对女孩子倾心。
唔,至少亚可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总而言之还是来了这里,奢华的豪宅就连大门都雕成无比华丽的样式,拖着行李箱的亚可都有点恍惚了。作为贫民窟的孩子,她还没有看见过这么散发出贵族气息的宅院。奢靡。亚可想要倾尽自己的词汇却发现自己脑袋里已经没有华丽的辞藻来形容了。
走进去已经开始找不着北了,亚可感叹豪门世家的钱财之多。走到仿佛没有尽头的长廊中,那一旁有着镜子,长长的连廊都闪闪的反射着光芒,而另一边的花园也映照在镜中。也许你还是不能想象出来,那也可以简单说明,卡文迪许家的长廊就像是凡尔赛宫的镜廊一样熠熠生辉。
这样反倒让初来乍道还乱跑的亚可慌了神。
--(戴安娜这边)
今天是不错的天气,虽然自己看不见,但是阳光暖暖的,在皮肤上可以感觉到那一份轻柔。想来今天算是自己失明三周年,还真是讽刺呢,4.1,正好是愚人节,如果可以的话,戴安娜还真想让自己失明这件事成为一个愚人节的小把戏来愚弄自己。
不过很可惜。
眼睛上缠着的绷带警醒着呢。
“卡文迪许小姐,要出去走走吗?”
戴安娜自己问着自己,手指已经轻轻触到了凉凉的门框,身上还穿着宽松的袍子,但是脚已经踏了出去。
希望那个父母亲不会生气。
然后戴安娜披上外衣就一步步离开房间,漫无目的的走着。
宅院真的很大,太大了。
戴安娜还不能肯定自己走的路是哪儿的,即使自己走了大概十几年。
各种意义上的。
走着,手摸到一块光滑冰凉的镜子。
长廊么?
向前抚摸着,脚步也没有停下。
--(亚可这边)
在放弃挣扎,准备停下就这么看外面的风景时,扭过头就看见了天使。
真的,很像天使。
很像很像。
亚可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心跳莫名其妙的加速着,手指紧张的颤了颤,赤红的眸子已经不知道看向哪里。
我是怎么了?
她问自己。
但是奇怪的是,那名天使般的少女仿佛没有看到亚可一样,指尖触着镜面,缓慢的走着。待她走近了,亚可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眼睛上缠着……绷带?
--(戴安娜这边)
很奇怪的,戴安娜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
于是她喊了一声。
“请问是谁?”
--
亚可惊了一下。
“那个……”
戴安娜听到亚可说着东洋语言,警惕的后退一步,抽出了自己的魔杖,直直对着亚可。
“你是谁,为什么会到我家来?”
戴安娜迅速的调整语言,口中吐出的是稍有点口音的日语。
但至少亚可听懂了。
于是亚可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被丢弃,然后遇见了卡文迪许家的一个年幼大小姐,随后被像是带回流浪狗一样带了过来,结果自己到处瞎走结果摸到这里就彻底迷路了,最后就遇见了戴安娜这件事说了出来。
不得不说亚可的语言组织能力很弱,戴安娜消化了一会儿,背过身念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说道:
“我已经确认了,我带你走。”
戴安娜收起魔杖,摸索着拽住了亚可的衣角。
亚可牵住了那只纤细的手,歪头小心的问道:
“你看得见?”
“看不见。”
戴安娜的语气连一点波动都没有,像是无风时平静的水面一样。
亚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尝试着与戴安娜对话但是戴安娜都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敷衍的答过去。
经过三次尝试,亚可还是决定乖乖的跟着走而不是瞎说话,让气氛更僵。
两个人直到找到那个把亚可带回来的孩子之前都没有说话。
--
那孩子叫做安妮,是个旁支家族的孩子,因为父母去世就来到了卡文迪许家过活。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淡淡的琥珀色的眸子总会灵动的闪耀着,她也很喜欢捡一点东西回来,没想到这次是捡到了人。
戴安娜责备着安妮,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冰山。
安妮低着头扭捏的捏着裙子的边缘,还时不时地瞄瞄站在旁边的亚可。
可以看得出来安妮很委屈。
亚可有点动摇了。
戴安娜给了点钱让亚可回家,但是亚可有点想拒绝。
然后就和戴安娜吵了起来。
--
最终莫名其妙变成了一个妹抖了呢……
亚可坐在一张椅子上,用手撑着头,看着戴安娜的脸。
明明是个很漂亮的人,为什么这么死板啦!
而戴安娜再一次感受到了视线,皱起眉头有点不满,但是仍然专心摸着书上的盲文。
亚可没有事情好做,无聊的把玩着女仆裙上的缎带,顺便抬头看几眼戴安娜。
阳光透过窗子,充当了打光灯。感觉远方悠悠的传来了笛声,那声音与风儿相缠绵悱恻,她嘴角的微笑扬起,细腻的皮肤,无限美妙的五官,有了阳光的映衬,脸庞更是俏丽。这幅情景简直像是加了滤镜一样。
完美的侧脸。
人们敬奉的女神是否有眼前的女孩子漂亮呢?
亚可的内心竟然有点晃动和恍惚,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就像是种植于室内的罂粟花一样,简直就是毒品。
亚可可能是被加上了轻缓飘落如同樱花般的魔法吧。
亚可使劲晃了晃头,打算坐着睡觉。
暖阳很柔,使人昏昏欲睡,亚可已经开始脑子混混的,闭上了眼睛,喘匀呼吸,沉沉睡去。
--
等到亚可从梦中清醒而来时,已是黄昏,橙色的光芒没有热度,从窗子吹来的风抚摸着亚可的脸。
戴安娜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亚可感觉世界只剩她一个了。
她大量了房间,很大,但到处有着书架,其中有很多并不是盲文的,想来是戴安娜失明之前的书。装饰用的雕花都不多,很普通的墙面。床铺收拾得干干净净,洁白的床单倒是让亚可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只有刻板。
她站起又坐下,头倚靠在靠背上。
过道又有了一阵悠缓的脚步声,过了两秒,戴安娜就出现在门前。她换上了常服,干净简单不失端庄。
“戴安娜?”
戴安娜下意识的转过脸朝着亚可。
但很快她就转回去了,径直朝着书桌走去。
“去泡一杯茶。”
戴安娜命令道。
亚可撇撇嘴,离开了。
戴安娜确定亚可走远后,叹了一口气。摸着眼睛上的绷带,仰着脸,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真是讨厌。
如果还来得及的话。
戴安娜很想就这么撕掉这束缚自己的绷带。
“戴安娜!”
身后传来亚可的叫嚣声。
可以想得到亚可拿着杯子一脸不爽的样子,戴安娜转过头来,亚可把杯子塞到戴安娜手里。
戴安娜仅仅尝了一口就嫌弃的放下杯子。
“没想到你连放茶包都不会。”
地板“邦邦”响,因为亚可狠狠的跺着脚,气呼呼的样子毫无掩饰的展露在脸上。
戴安娜听着声响,嘴角默默地扬了那么一小下,可是很快就被抹平了。
--
第二天早上
亚可睡眼惺忪,也算是起了床,低声抱怨着自己的辛苦,大大咧咧的推开戴安娜的房门,一眼就看见穿戴整齐的戴安娜挺直了腰杆摸盲文。
亚可感觉戴安娜什么都不会,只会读书。
戴安娜听到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头偏了偏,却没有搭理亚可的牢骚话。
毕竟她除了读书还能干什么?
而戴安娜的巧舌如簧可不是来对付这个麻烦的东洋人的。
亚可吧啦吧啦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结果戴安娜一句话都没有,就连问好也没,专心致志摸着盲文,这可让亚可好生气愤。
--
“嗨呀好气哦!”
亚可拿着扫帚,根本不在扫地,落叶和尘土漫天飞扬。
“明明是春天,为什么会有叶子啊!”
亚可毫无理由的发泄着。
“你这样扫地会被我父亲骂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戴安娜已经走出房间,拿着一杯咖啡依靠在柱子上。
“我还以为你只会读书!”
亚可跑过去,鼻尖快要蹭到戴安娜的脸。
温暖的气息。
呼吸间,戴安娜有点脑子犯浑。然后她推开了亚可。
“你们东洋人都这么不知廉耻吗?”
戴安娜顿了顿,喝了一口咖啡,就连苦涩还是香醇都没品味出来。
真糟糕。
“我只是来晒晒太阳。”
戴安娜说。
亚可眨眨眼睛,她的怒气突然就消失了。她转而笑吟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这算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
“你说谎!”
“闭嘴!我没有!你去学学怎么放茶包再来说我吧!”
“哼!”
--
真希望戴安娜小姐好生对待她的新女仆呢。(笑)
END
(说不定以后还有更新一点日常还有真结局【?】)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