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日

我是流泪千千头,我不更文,只是流泪

【迷宫组】怪盗(虽然全篇没有出现maya的名字但是……你们懂吧!)

“那么下次再见吧,我亲爱的克洛迪娜警官!”
不知听过多少次的这句话再次钻入西条克洛迪娜的耳中,清亮月光描摹出白色怪盗的轮廓,随后在一阵风中将她隐藏起来。
“真是,令人讨厌的女人!”
西条克洛迪娜本想追上去,可是不管看向何处都寻不见那可恶怪盗的身影,她愤懑的跺着脚,转身匆匆离开了突然变得更加空荡的天台。
-
“这次是第十六次,看来你输的非常彻底啊,西条克洛迪娜警官?”
不知又是谁的轻嘲声响起,这令连续三天熬夜而导致现在昏昏欲睡的西条克洛迪娜大为不悦,困倦到头脑发胀的她并不想理睬,但突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她在一瞬非常不妙的愣神中醒来,突然绷紧的神经使她猛地立起,转过身,所见之处却空无一人。
“可恶……”
克洛迪娜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忘却这个令她头疼至极的怪盗了,这个让她,原本破案率百分百的西条克洛迪娜警官惨败的怪盗。
克洛迪娜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怪盗每次都能轻易逃脱,而自己的追捕行动就像是小鬼的游戏一般。怪盗极不科学的突然消失,精细巧妙,毫无破绽的偷盗手法,无一不在困扰着克洛迪娜和整个警署。
刚才的声音又是从哪里传出的,那个人又躲到哪里去了这又不得而知。
经过一番对自己家的搜查,仍旧一无所获的西条克洛迪娜头痛的坐下,桌上乱七八糟地摆着好几份文件,仔细看去,似乎是关于所有怪盗案件的资料。
“这算是你第二次私闯民宅了,上一次是八月十一日,对吧?”
西条克洛迪娜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着,还悄悄用最大限度的余光看向周遭,其实她并不确定那个怪盗小姐还在不在自己家里,但至少……也要装作知道她存在的样子,以挽回自己的所谓“颜面”。
没有回应。
西条克洛迪娜觉得莫名的有些失落,但是她以正常的思维告诉自己:来历不明者的离去应是令人感到高兴才是。
西条克洛迪娜烦躁的关闭亮到晃眼的台灯,她扶着额,看着那些摊放着的文件发呆,然后叹了一口气,将它们全部丢入垃圾桶中。
“把关于我的资料扔掉真的好吗,我的克洛迪娜?”
那轻佻含笑的声音就像是月光一般洒入西条克洛迪娜的身侧,那是克洛迪娜第一次感知到那个人的吐息,温和暖润,像是撩拨着柳条的微风。
西条克洛迪娜的心绪突然再次乱成一团,微妙的心跳声清晰的传至她和怪盗的耳中。克洛迪娜的第一反应是惊异的掩住自己的脸孔,随后便看见了那位躬身浅笑的白色盗贼。
目之所及仅有一张从未有过机会仔细观察的脸庞,就算是中世纪名雕塑家的得意之作也要逊色得多。两个人之间稍显暧昧的距离,还有交缠挥散的吐息,似乎惹得四周的温度升高,西条克洛迪娜的手心不知何时沁出些许汗水。
“反正……也是无用的东西吧。”
西条克洛迪娜从喉中挤出这么几个含糊不清的字音,她将自己稍凉的手覆上自己不知何时被染作绯红的面颊。
“或许如此吧。”怪盗直起身子,说道,就在她的气息离开之时,西条克洛迪娜竟感知到一丝凉气。
两人无言相对,昏黄的灯光无法匹敌窗外皎白的月光,就像是要被月光侵染般的败下阵来。
与对方的第十七次对峙,陡然变得柔软起来。
月色微起,晚潮上涨。
-

为森莫??

少年的花
钢笔摸鱼

幼驯染组
一时爽x
bgm:今夜だけ間違いじゃないことにしてあげる